首页 > 浪漫青春 > 两个人一回事 > 第11章

第11章(1/2)

目录
下载

请安装我们的看书APP

全网书籍最多,永久免费无广告!

好书推荐:

两年了,这个人已经融在我的生活里,连一块小小的松香都留有对他的记忆。

如果,两年前,他从厦门回来,两个人都当什么也没发生,平平静静到毕业,现在会是什么样?

当时,我确实那样想过。

那天晚上,我回到寝室,他刚从厦门回来,被一帮同学围在中间,讲完厦门街头遮挡着车牌的军车,又说起用望远镜看到的标语:“那边是‘三民主义统一全中国’,这边是‘坚持四项基本原则’。正好凑成不三不四……”

看到我,他坐直一些,视线越过别人的头顶和我对视。

和他四目相对的瞬间,我以为手里的小提和乐谱会很夸张的掉落在地。原来没有。仅在黑色的琴盒上留下一个湿湿的手印。

我找借口离开,他找借口跟出来。

他却说对不起。

道歉吗?请求原谅吗?要我别在意吗?

我打算一笑而过的,甚至想拍着他的肩膀说,咱哥们儿,一时的胡闹,别往心里去。

没想到会心里发酸,发苦,更没想到还会起化学反应,转变为愤怒。怨怼像按下开关的1211灭火器,喷涌而出。

他不还手,我心里更恨,出手更狠。想用挨打做补偿吗?不够!煎熬四年,打他一顿又怎么够?

他用手挡脸,我更气愤。因为这张脸,多少女孩子围着他转?趁他弓下身子,我一脚踢向那张令无数人着迷的脸。

血从他捂在脸上的指缝间涌出,我的力气也随着流失,再下不了手。

我颤抖着,问出一个萦绕心头多时的问题:“那天晚上,你是认错人?还是根本不在乎是谁?”

我看着他放下手,看着他被血糊住的脸,等着他宣判我的死刑。死也要死个明白,不是吗?

他走近我,用尽全力甩了我一记耳光。

“你当我是什么?畜生吗?”他低吼着踢我,打我,每一下都比我更狠。

我想不起招架,他的反问让我发懵。

他气喘吁吁的背诵刑法条款,说什么醉酒的人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。

我中弹一样趔趄着后退。我不明白他的意思。难道说,他知道,他知道那天晚上他在做什么?

他微笑,好像抓着我的什么把柄一样得意的笑:“在凯莱的洗手间里,是不是你先吻的我?”

原来,原来,他知道!!!

我一步一步走近他,吻住他的嘴唇……

我送他去离学校最近的复兴医院。一路上,即使鲜血糊脸我也能看出他在傻笑。他的左手和我的右手,紧紧握在一起,连掏钱包付车费都要两人合作。

司机大哥叮嘱秦霜:“抓住了他,有的事主进了医院还琢磨着逃跑呢!”

“谢谢师傅。”秦霜握住我的手紧了紧,俯在我耳边说:“咱俩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谁也跑不了了。”

我坐在他的病床边,满意的审视自己的杰作。不知道以他现在猪头王子的形象,在女生中的魅力指数是多少。

他问我,心里的那个人是不是他。

我说:“你少臭美。”

他又说:“那为什么从来没听你说过喜欢哪个女生?”

“因为我天生重男轻女。”

他呵呵笑了两声,牵动了伤口,马上变得面无表情,只是肩膀微微耸动。

该面对的问题就要共同面对,因为我们已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。

第二天姚佳就来了,被秦霜的猪头相着实吓了一跳:“怎么回事?谁打的?为什么?”问题像连珠炮。

我问猪头:“告诉她吗?”

“好啊!”他一定觉得,最不该瞒的人就是姚佳。

“实话实说?”

“对。”

“全部?”

“嗯。”

我就说了,他喜欢我不喜欢你,我也喜欢他。很简单,却是切中主旨的事实。

我和秦霜都相信,她绝对不会到处乱说。她不是那种人。

姚佳摇头:“我不信。不可能。”

“要怎样你才信?当着你的面接吻?或者……”我把手伸进白色的棉被里,“当着你的面做些什么?”

姚佳往门口倒退:“不,不用了。这太突然,太意外。我,先走了。”

秦霜把我的手扔出来:“你这人……”

我讪笑。也感到惊异,那些露骨的话会从自己嘴里说出来。我以前连黄色笑话都不说的。

说话的是另一个卓越,四年来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不想错过《家里有门通洪荒》更新?安装微趣小说网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终生免费,永无广告!可换源阅读!

放弃 立即下载
书页 目录
新书推荐: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