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浪漫青春 > 我意风流 > 第3章

第3章(1/2)

目录
下载

请安装我们的看书APP

全网书籍最多,永久免费无广告!

好书推荐:

封师雨抓了抓头发,“原来七爷不想当保家仙,那……”

胡七爷五根爪子在炕桌上狠狠挠了一把:“你这东西是榆木做的吧!”他气呼呼地瞪着封师雨,尖声道:“不是爷想当,是你求爷当!”

封师雨这才反应过来,敢情这位仙家是要面子,嫌自己方才说话不妥当。他连忙笑道:“那是,那是。七爷神通广大,若是能保佑我逃过这一劫,我一定给七爷立牌位,供奉香火。”

胡七爷这才满意地颔首,“算你识相。否则七爷前脚走,后脚你连尸都收不到。”他将手揣回袖子,转了个话题问:“会扎草人吗?”

封师雨茫然点头。

“去扎一个,巴掌大的就行。”

封师雨出屋搜罗了一把半枯的稻秸,用细绳扎了个小草人,有胳膊有腿儿的看起来倒还算端正。

胡七爷把手伸进那坛雄黄酒里一掏,捞出块鸡心大小的红石子递给他,“滴几滴血在上面,然后塞进草人胸口。”

封师雨一边照做,一边忍不住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“我提炼的雄黄精。咱对付的不是普通蛇蟒,这东西贵精不贵多,知道不?”胡七爷边说,边抱起酒坛咕嘟咕嘟往嘴里灌,“叫你滴血,是为了掩盖雄黄味……好了,就放炕上,身上扯块布条盖在上面。”

封师雨从衣摆撕根布条,盖在草人上。

“让开。”胡七爷摆摆手,噗的一口酒喷在草人上。

封师雨只觉视线模糊了一下,揉了揉眼睛,赫然发现炕上躺着另一个自己,长相相同,连打扮都毫无二致,呼呼地睡得正香,浑身散发出些微酒味,正是酒后酣眠的模样。

胡七爷得意地跳下炕,在屋角的大立柜上拍了拍,“好了,你就藏在这柜子里。我施了隐身术,只要不出声,莽老四也发觉不了,你就等着看好戏吧。”言罢抱起酒坛子,依旧嗖的一下从窗口穿出去了。

就这么走了?万一事态有什么变故……这头狐狸究竟靠不靠谱?封师雨无奈地摇摇头,握紧开山刀的刀柄钻进立柜,将柜门微微开着一丝缝,在昏暗中静静等待。

月光从西边窗棂淡淡泄地,苍白肃静如同尸衣。

眼见三更天将过,封师雨开始犯起迷糊,就在这时,蓦然感觉一股冷气在屋内弥漫开来。这不是寻常的夜风,而是一种令人寒栗尽出的阴湿之气,他直觉地意识到,有什么不怀好意的妖物已经进来了。

房梁上传来悉悉索索的轻微声响。一颗比磨盘还大的蟒头从梁上滑下来,吊在空中的半截身躯粗如水缸,青黑色鳞片泛着阴冷滑腻的幽光。

封师雨手指死死攥紧刀柄,大气不敢喘一声,眼睁睁看着大青蟒从半空中缓缓接近炕头,分叉的红信伸缩几下,随即蛇吻暴张,毫不费力地咬住那个草人化作的自己,从头部开始吞咽,不过几个弹指的工夫,整个人便消失在蛇吻中。

青蟒咽下猎物,依旧吊在半空一动不动,似乎在回味腹中的美食。

“嘿嘿……”窗外传来几声轻细的冷笑。

青蟒猛地扭头望向窗户,盘在房梁上的庞大身躯突然疯狂扭动起来,在一声轰然巨响中砸到了地上。

封师雨只觉柜子与地面一阵震动,屋顶的脊檩与椽子不堪重负地嘎吱作响,似乎随时将要倒塌,无数尘泥簌簌飘落,就跟下了场灰雨似的。

等尘埃落定后再看,屋里多了个人影,正是去而复返的胡七爷。

撩起长衫下摆别在裤腰,胡七爷狂笑着狠踩地面上一条儿臂粗细的蟒蛇:“莽天龙,你也有今日!哈哈哈!爷叫你仗着多修行几年就把眼睛长头顶上!叫你整天瞎搅缠!爷就是看不上你怎么着吧!哈哈哈哈!”他越笑越狷狂,脚下更是毫不留情猛跺,只恨不得将那条挣扎的小蟒轧成蛇形纸片。

俗话说的好,乐极生悲,胡七爷光顾着得意了,也不知是哪一脚阴差阳错地踩中了窍门,青蟒猝然弓起身躯,张口吐出了一个黏糊糊的小草人。

胡七爷愣住,脚下一松,顿时被一股突如其来的阴风整个儿卷起,横着砸在墙壁,又摔到炕上。

旋啸不停的风卷中现出一个身穿青黑色锦衣的高大男子,浓眉鹰鼻,唇薄如刀,眼神中满是阴冷的戾气,冲胡七爷嘶嘶一笑,声音也利得像刀刃:“怎么,笑不出来了?胡长庆,看来不给你点教训,你还真以为凭这些鬼伎俩就能在四爷头上讨到好处!”

胡七爷从炕上弹起,漂浮在半空,团团狐火在身畔亮起,映得一张尖脸儿绿幽幽的直泛妖气。“想动真格的?以为七爷怕你不成!胡黄常莽,论资排辈你们莽家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不想错过《家里有门通洪荒》更新?安装微趣小说网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终生免费,永无广告!可换源阅读!

放弃 立即下载
书页 目录
新书推荐:
返回顶部